遭遇疫情反弹 云南瑞丽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?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遭遇疫情反弹,云南瑞丽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?

  来源:瞭望东方周刊

  文 | 王思予

  这两天,云南省瑞丽市,一个人口只有20多万(2019年)的县级市,因疫情忽然反弹引发关注。

  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消息,截至3月31日24时,云南现有确诊病例15例,无症状感染者45例,均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和医学观察。

  4月1日,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三场新闻发布会召开,通报目前瑞丽市全员核酸检测采样已全部结束,截至4月1日上午8时,累计完成核算采样309448份,送检235991份,完成检测105530份。

瑞丽市对主城区开展全员核酸采样检测  图/新华视点
 瑞丽市对主城区开展全员核酸采样检测  图/新华视点

  瑞丽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呢?

  边境长且无天然屏障

  瑞丽市,隶属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,是坐落在中缅边境的一个县级市。

  瑞丽与缅甸三面接壤,山水相连,村寨相望。边境线长169.8公里,有4条跨境公路,界碑和附碑共65座,大小渡口和通道36个,边境地区无天然屏障,民间便道无数,是云南边境线上界碑最密集和渡口通道最多的地段。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之下,瑞丽本身就存在较高的传染病境外输入风险。早在2015年的中国边境口岸地区传染病境外输入风险分类中,瑞丽口岸就成为唯一的高风险口岸。

  “一寨两国”

  在瑞丽,“一寨两国”的情况十分常见。

  在距离瑞丽市区10余公里的位置,坐落着著名的“一寨两国”景点,是典型的一个寨子两个国家的地理奇观。国境线将一个傣族村寨一分为二,中方一侧的称为银井村,缅方一侧则称为芒秀村,时至今日,两边村民的日常生活也是紧密相连的。他们语言相通,习俗相同,每天生活在一起,同用一个井,同种一片地。

  寨中的国境线以竹篱、村道、水沟、土埂为界,因此,中国的瓜藤爬到缅甸的竹篱上去结瓜,缅甸的母鸡跑到中国居民家里生蛋便成了常有的事,有游客笑称,在这里荡一下秋千就能“瞬间出国”。

  “一寨两国”背后有复杂的历史因素。

  历史上,中国和缅甸没有划定边界,两国的国界是1886年英国吞并“上缅甸”(指缅甸中部和北部地区)以后才得以正式划定。但由于当时条约文本矛盾等原因,中英两国发生分歧,这也为此后一系列的中缅边界问题埋下伏笔。此后的北洋政府时期和南京国民政府时期,中缅边界问题一直悬而未决,纷争不断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中缅边界才得以正式划分。边界地区的民众生活是深入交融的,即使在划定边界之后,两边的居民也保持着十分频繁的交往,人口跨境流动数量庞大。

图为云南瑞丽边境的“一寨两国”资料图,这种村寨在中缅边境地区普遍存在
图为云南瑞丽边境的“一寨两国”资料图,这种村寨在中缅边境地区普遍存在

  双边经济活动频繁

  近年来,中国积极倡导“一带一路”,推进跨境旅游合作区的建设,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。中国良好的沿边开放政策和蓬勃发展的边贸产业经济, 促成了中缅边境城镇的繁荣。

  此外,缅甸自1948年建国以来就由于族际关系问题内战不断,缅北地区冲突频繁。而许多缅甸边民由于历史原因在我国境内都有亲朋好友,因此就有避战边民涌入我国边境地区。

  通过此次瑞丽疫情反弹的具体数据,也可以更加直观地感受到瑞丽的人口流动,尤其是境外人口流动。在3月31日新增的29例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中,共有12例为缅甸籍。根据相关统计,2019年末瑞丽市常住总人口(在瑞丽居住半年以上中国籍人口)大约21万。然而根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在4月1日的通报,截至当日上午8时,累计完成核酸检测30万份。这其中近10万的差额,便是瑞丽市的流动人口,并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境外人口。


  虽然当前国内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但仍不代表疫情已经离我们远去。2020年9月,瑞丽就曾经报告过2例缅甸输入病例,均为非法偷渡。今年瑞丽疫情的反弹又一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。3月31日下午,云南省省委书记阮成发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主持召开了“3·29”疫情处置工作现场会议,提出要深刻反思,切实扛起“内防扩散、外防输入”的责任,要全面开展疫苗接种工作,要把边境管好、把疫情防住。中国的防疫工作仍任重而道远,须得警钟长鸣,团结一致,方能共克时艰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黄爱莲,罗平雨。跨境旅游与边境口岸地区产业发展的影响研究——以云南瑞丽口岸为例[J]。东南亚纵横,2018(01):91-96。

  [2]段海波。 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下的滇缅边境贸易发展研究[D]。中央民族大学,2018。

  [3]程艺,刘慧,刘海猛,张芳芳。中国边境口岸地区传染病境外输入风险评估——以新冠肺炎疫情为例[J/OL]。地理研究:1-15[2021-04-01]

  [4]马昌法。中缅联合勘界警卫作战始末[J]。档案天地,2011(11):22-25。

  [5]田素庆。中缅边境城镇缅甸籍人员生计方式与生活空间——基于云南瑞丽的调查[J]。民族学刊,2017,8(01):75-83+119-121。

  [6]张伟。缅北冲突背景下边境自由贸易区避战边民管理研究——以瑞丽市为例[J]。经济研究导刊,2021(05):83-85+98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云南新冠疫情

责任编辑:张玉

来源:新浪网